太極宗師,鄭曼青

宗師鄭曼青

鄭曼青(1902-1975 年)年少曾投名儒錢名山門下,有「五絕老人」之譽,即詩、書、畫、醫和太極。曾出版英文太極拳著作,以哲學、科學、醫學的角度來闡釋太極拳。鄭氏 27 歲在上海向太極拳大師楊澄甫學習楊家老架太極拳,任職湖南省政府咨議兼國術館館長期間,推動國術為該省全民運動,並規定每兩個月調派全省各縣國術館長及教官 40 人,傳授太極拳課程。但因學習時間較短,為便於傳授學習,乃刪減老架的重複招式,精簡為 37 式,名為「鄭子簡易太極拳」。

48 歲攜眷赴台灣,應台北市長游彌堅邀請,創設時中學社於台北市中山堂頂樓,後遷至台北市仁愛國小,於 2002 年遷台北市五常 國中,並曾任國立藝術學校教授。著作有《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曼冉三論》、《易全》、《老子易知解》、《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鄭子太極拳十三篇》、《鄭子太極拳劍專輯》、《鄭子太極拳示範教材》。 鄭宗師門下弟子正式叩頭拜師者近百人,較富聲名者,依入門長幼之序,略為此:1、劉錫亨 (曼公指定之掌門大師兄,曼公仙逝後, 繼任時中學社社長,任期長達 13 年, 創辦研究班培訓鄭子太極拳教練人才),2、羅邦楨 (美國),3、黃性賢 (馬來西亞),4、陶炳祥 (台北),5、宋志堅 (台北),6、徐憶中 (現任時中拳社 社長),7、干嘯洲 (台北),8、鞠鴻賓 (高雄),9、林宣敏 (桃園), 10、陳志誠 (美國),11、徐逢元 (美國),12、吳國忠 (苗栗),13、柯啟華 (台北),14、張肇平 (台北),15、廖禎祥 (台北),此外尚有 王建今, 王詩章, 梁棟材, 施漱芳, 許崇明, 葉秀挺, 郭琴舫, 周德培, 劉宗表, 于賢文, 綦江濤, 楊崇堅, 陳紬藝, 蘇紹卿…等人。(洋人弟子不在其列)

林宣敏師爺

桃園市太極拳先驅

先師林公宣敏,字志昇,浙江省樂清縣人,生於民國八年九月廿八日,棄養於台北和平醫院,時民國六十八年歲次己末年三月廿五日,享壽六十有一。先師自幼聰慧軒昂,胸懷大志,有膽識,異於常人,生於醫讀世家,誠樸堅毅,廉潔成性。先師尊父 贊元公行醫濟世,每逢貧病求醫者,輒免酬而饋藥,頌聲載道。母氏南太夫人,性溫慈,持家有方,鄰里稱賢。崑仲二人,師居長,均受高等教育,父母慈祥,兒女孝順,家庭堪稱幸福。詎料卅七年五月間,浙南變色,先師為保國衛鄉計,毅然決然移孝作忠,離開父母,投筆從戎,卅九年隨軍來台定居,於四十七年與李淑娟女士完婚。
先師來台后,側身法界,卅九年起至六十八年止,歷經澎湖監獄、台南看守所、宜蘭看守所、台東監獄、花蓮監獄、屏東監獄、澎湖地院、宜蘭地院、桃園地院、先後擔任會計主任達廿餘年之久。其為人忠貞堅毅,公正不阿,且有領導能力。在生活上能刻苦、重簡樸,臨財則潔身廉正、遇事則開誠佈公,更有犧牲小我之精神,蓋識與不識,莫不稱道焉。

先師自民國五十九年習太極拳於屏東,並與梁志、鄭子誠等諸先生成立太極拳屏東縣支會,廣授鄭子太極拳(簡易太極拳),六十二年榮調桃園地院,創設健身太極拳社,免費教導太極拳,傳授弟子無以數計。正式入門弟子依序為:高銘城、簡士為、呂明煌、林木火、楊子魚、胡鐸、戴春銘、陳銘琨、黃益三、林長清、胡玉書、羅彬、李紹祿、謝清華、張元甲、傅崑鶴、馮俊傑、陳秋金、張明枝、賴月英等七十有七。六十三年初經梁志引薦溫州同鄉鄭曼青師爺習拳於永和,每週假日清晨五時,風雨無止,躬身請益,感動師爺老人家並傾囊而授。同年仲夏,邀請鄭師爺蒞桃公開表演,六十三年七月五日與吳伯雄、羅子俊、簡欣哲、史錫恩、梁志、王念烈、徐振通、陳瑞堂等諸先生籌組太極拳桃園縣支會,歷經先師兩年苦心奔走,於六十五年六月廿日太極拳桃園縣支會終於成立,並擔任常務理事兼總教練。六十六年初,應中華太極拳協會石理事長為開將軍邀聘,為協會研究顧問,任職七載,對太極拳本著有教無類的精神,熱心推廣,使桃園的太極拳向下扎根、蓬勃發展。六十八年支會改選,病危之中再度高票連任,奈因勞疾已深,藥石罔效,於三月廿五日晚與世長辭,師母李淑娟女士,溫文賢德,母兼父職,撫育一男三女,長男定凱、長女姿琰、次女姿瑛、三女姿琇,均受良好教育,並繼承先師之遺志,繼續發揚太極拳,如今滿庭蘭桂,競吐芬芳。哲人其後,必能昌大其門,先師在天有知,實無憾矣!

林宣敏,太極拳先驅
謝清華,太極拳

謝清華老師

桃園市太極拳總會 總教練

謝清華,民國廿七年五月生,台灣桃園縣人,六十五年從林宣敏老師學習鄭子卅七式太極拳、太極劍。六十八年從劉錫亨師伯學推手,同年恩師仙逝,毅然負起薪伙相傳之重任,成立「桃園健身太極拳社」大力推展太極拳,先後 創立中華民國太極拳協會直屬第廿六支會、桃園縣太極拳協會、桃園縣體育會太極拳委員會、桃園縣武術協會、桃園縣體育會武術委員會、台灣省太極拳協會、台灣省武術協會、中華競技武術聯合會等單位並兼任總幹事、秘書長。

七十三年受聘鄭子太極拳研究會時中學社第一期教練,迄八十二年因全力推動太極拳列入台灣區運會,才辭去教職。八十二年台灣區運在桃園,終於成功的將太極拳列入正式比賽項目,並擔任歷屆裁判長及規則研制委員,協調訓練全國裁判教練選手等繁雜工作、八十三年廣島亞運會武術會議代表、八十四年帶領中華台北武術隊參加第三屆世界盃錦標賽,在美國巴爾地摩舉行、八十六年帶領國家菁英參加亞洲青少年錦標賽,在香港舉行、及八十七年在廣州舉行。對提昇我國武術水準,助益良多。 七十八年獲桃園縣政府頒予推展體育有功人員獎、八十年太極拳總會領甲種榮譽獎章、八十一年獲台灣省政府頒推展全民體育端正社會風氣功績獎、八十四年經太極拳總會鑑定為功夫八段,八十九年獲體委會頒發二等一級國光體育獎章。

四十多年來對太極拳的投入與推展,辛酸苦辣備極辛苦,但只要看到許多教練、裁判、選手都能揚名立萬,為國爭光也就聊表安慰。一路走來,心甘情願,毫無怨言,當個快樂的大傻瓜。如果問我為什麼 ? 只有兩個字「興趣」。

薪火相傳 生生不息

薪火相傳

生生不息

太極拳,精英獎

2001年 推展體育最高榮譽「精英獎」

推手金質獎,太極拳

2007年 體育「推手金質獎」

鄭曼青宗師小傳

〔吞天之氣,接地之力,壽人以柔〕此鄭宗師氣勢磅礡之十二字真言,透徹地剖析太極拳理,鏗鏘之聲震撼人心,讓太極拳與日月同輝,天地同壽。更讓我們內心感到無比沸騰,因它道盡太極拳天地人三才之奧妙處,如無真切體悟太極拳之真善美,何能成就集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於一身,震攝寰宇之銘言。

鄭曼青宗師(1902~1975),浙江溫州永嘉人,詩、書、畫、中醫和太極拳等五種技藝高超,素有「五絕老人」的稱譽。

一,鄭宗師在太極拳的成就:

庚午春,鄭宗師因創辦中國文藝學院,操勞過度,甚至咯血。因復與同事趙仲博、葉大密研習太極拳,不逾月,病霍癒,身體遂日見強健。1932年宗師時年二十七歲,受濮冰如之父濮秋承引薦,於滬随楊澄祖師習太極拳,成爲楊公入室弟子 。時遇楊夫人臥病幾殆,群醫束手,得鄭宗師處心診治,終告痊癒。楊祖師感其恩,乃將拳、劍要訣悉心傳付,鄭宗師浸淫數年終悟得太極拳〔鬆〕之大要。於是昕夕研求,鍥而不捨。兩年之間,與有力數倍者較,則數勝。隨後,由楊澄甫口述、鄭宗師筆錄而成《太極拳體用全書》,由上海大東書局於民國二十二年(1933)出版,此後多次再版,成爲習練楊家太極拳之準繩。

1938年值抗戰軍興,鄭宗師任湖南省政府咨議兼國術館館長授太極拳課。因學習時間不敷,乃將老架去繁求簡為三十七式,名曰:「簡易太極拳」。1946年鄭子太極拳十三篇 完稿付梓一,語云:「今者,澄師已歸道山(1936),欲求益,不可復得。因罄舉所秘,筆諸於書,以廣流傳。」鄭宗師勤習苦練,深得太極拳之要旨,終成太極名師。因之,被尊為鄭子太極拳的創始人。拳架既取名「簡易」太極拳,不僅指太極拳架刪繁就簡,更合於《易經.繫辭傳》:「易則易知,簡則易從」之要義。

鄭曼青常言「安得長廣舌,爲宣太極拳。」 來台灣後,和居住在台北的李壽籛、王延年兩師兄弟共同研習太極拳。1949年,台北市長游彌堅是鄭宗師在陪都重慶時的舊識,知鄭宗師曾任湖南省國術館長,推廣太極拳健身不遺餘力。且在重慶時曾與英美等國軍事訪問團的年輕戰士較量,輕而易舉擊敗對方高手,游市長因而特邀鄭宗師於台北中山堂頂樓開班授課。

1950年設立「時中拳社」,傳授拳術,本善與人同、強身強國的理念,把37式太極拳功架與十三篇合輯整理成冊,書名《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鄭宗師以醫學、物理學與心理學等現代科學去解釋太極拳,這在當時是破天荒的創舉。通過政界高層肯定及新聞界廣泛宣傳,一時蔚然成風而深入社會各基層,成爲當時台灣普遍選用的太極拳訓鍊教材。

自鄭子太極拳在台漸植萌芽,迄今已為全世界最受歡迎與普及的拳種。1965年鄭宗師應邀赴美授拳,是將太極拳傳習到西方的肇始者,如今傳承其拳術之中外弟子遍及全球,成名弟子有早期在重慶中央幹訓班的王建今,郭琴舫,郝伯村以及來台後拜師的陶炳祥,徐則明,羅邦禎、徐憶中、徐逢元,鞠鴻賓,陳志誠、梁棟材、林宣敏、葉秀挺、劉錫亨、黃性賢、陳國明,宋志堅、干嘯洲,梁志,張肇平、吳國忠、 、林國瑞、翁朝彥、廖禎祥,蘇紹卿,劉宗吉等。

鄭宗師七十多歲時,曾訪問西點軍校,跟拳術主任教官切磋,輕易就贏得了對方的佩服。西點又邀請他去演講太極拳多次。之後,西點軍校慎重地提出讓他前往任教,待收到鄭宗師個人資料之後,才發現他已超過軍校的退休年齡。尊重制度的美國人一再道歉,同時誠懇希望鄭宗師能推薦學生前去傳授太極拳。

二,鄭宗師在書詩畫的成就:

鄭宗師幼年家境清貧,賴母親張太夫人授以詩書,因智質超人,過目成誦。十歲從拔貢汪香禪,侍立研粉,臨摸學畫,因緣結識冒鶴亭,閱覽其蒐集之任伯年,趙撝叔等諸家畫軸,復得姨母張紅薇老人之指引,畫藝大進。

鄭宗師十餘歲便有詩名,十五歲由詩翁魯勝北介紹,赴杭州,與當地名士沈寐叟、馬一浮、經子淵、樓辛壺、王潛樓等結交,相與研論詩書畫。民國九年(1920),鄭宗師年十八歲到北京,在報章上與名士羅復堪、羅癭公昆仲以詩唱和,成爲莫逆,遂應郁文大學之聘,擔任詩學教授。十九歲受羅癭公之薦,執教郁文學院,授詩學,同時參加中國畫學會,得識交陳師曾、凌直支、姚茫父、齊白石、陳半丁等詩書畫名家,相互切磋,藝文大進。在郁文大學時與同校的書畫名家來往密切,相互切磋,如魚得水。因此獲蔡元培先生的賞識,推薦他到上海國立暨南大學教詩,同時也把他推進上海藝文界,其時吳昌碩、朱啟鈴在滬濱執藝文牛耳,每日得空便與磁等同好名家吟詩作畫,相率揄揚,好不暢快,詩酒留連,揮毫作畫,眾人歎鄭宗師為奇才。復經蔡先生之推介,受聘上海美術專門學校國畫系任教。24歲任上海美術專門學校國畫系主任。鄭宗師邀聘馬孟容、馬公愚,張善子、張大千,諸樂三、諸聞韻同任教席,上海美專因之名噪一時,也培養出不少傑出的畫家。數年後的1929年,黃賓虹先生與鄭先生共同創辦中國文藝學院,黃先生成爲首任院長,特請鄭先生擔任副院長。此事成了當代學術界經常談論的話題,大概是驚奇、羨慕、推崇之話語。

一個人年未三十就擔當這麼高的學術行政職位,確實是不多見,這對鄭宗師的成就是極大的肯定。當時鄭宗師專攻王羲之、李北海等書法,筆走龍蛇,青出於藍,加之他精於詩、書、畫,遂被坊間稱爲「三絕」,佳譽鵲起,得與鄭蘇戡、凌直支、陳師曾、姚茫父、王夢白等諸大家齊名。其畫則乃沿白陽、青藤而鍾八大,俱見佳境。
國共內戰之後的1949年,鄭宗師到台灣,與于右任、陳含光、張昭芹、馬紹文、張鏡微等結詩社,與馬壽華、陶藝樓、陳方、張谷年、劉延濤、高逸鴻組七友書畫會,並參與發起中華民國畫學會,當選爲理事兼國畫委員會主委,受聘爲全國美展、全國書畫展籌備委員兼評審委員,中國文化學院華岡教授,主授藝術研究所詩書畫學,並擔任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委員會紐約分會藝術組負責人。二十多年中,先後舉行國內外個展多次,其間在巴黎國家畫廊與紐約世界博覽會的展出,使西方畫家睹畫心折,被譽爲「東方水墨大師」。

三,鄭宗師在醫學的成就:

鄭宗師九歲時因嬉戲不慎,頭部遭頹垣所傷,昏睡一晝夜。幸賴周鳴岐拳師採草藥救治得癒。鄭宗師習醫完全是應了「久病成醫」的老話。因幼時體弱多病,其母親識得中草藥,便親自採藥調理或赴藥舖抓藥,耳濡目染,鄭宗師略知醫理藥性,此家學淵源奠定宗師習醫根基。從教師職後,吃了粉筆灰,爢染肺病。後來,又經歷了一次大病,便決定專心學醫。

一九三○年,他曾被選爲中國畫展代表,與張大千等人同赴日本爲中國在日畫展審定唐宋元明清各朝代展出作品。回國後,齒頰流血,大小便不通。吃了醫生給他開的藥後,則大瀉不止。鄭宗師瘦了下來,又施以滋補身體的方劑。結果,臥牀十八日,昏沉不醒。這是醫生不知病者體質造成的。病癒後,宗師不想把自己的生命斷送在庸醫的手上,便發憤研究脈理,潛心學習《脈要》、《脈解》等經典。當時,宗師正執掌中國文藝學院,每有學生患病,便盡心爲診。不到一年時間,「鄭一帖」的美名就在學生間傳開了。

後來找鄭宗師診治的親戚朋友越來越多。有天,前清進士濮秋丞身體發熱請他看病,服了半帖藥,次日便起牀了。從此信服鄭宗師的醫術,獲此緣分,年二十五歲時經濮秋丞介紹,得識並拜安徽名中醫宋幼庵為師,當時宋幼庵已經年屆古稀,閉門不接診。爲了以實際病例指導鄭曼青,重開門診。讓鄭宗師把脈診斷,自己再複診,有錯當即糾正,為鄭宗師詳解藥材,指導醫理而盡得唐宋元明清各醫藥大家診療處方之祕。因精於醫理,尤於婦科、骨科別有心得,而治血友病更是名噪一時,他曾任全國中醫公會理事長。民國三十五年(1946),任制憲國大代表,次年當選中醫公會國大代表。並當選為全國中醫公會理事長及廌選為中醫師公會產生之國民大會代表。

四,鄭宗師在經史子集的成就:

民國二十年(1931),鄭宗師任中國文藝學院副院長,清夜自揣,每覺缺乏實學,不足躋身士林。與真正的通儒學者相比,宛如侏儒。因此,在三十歲後聲望日隆之際,擺脫名利韁鎖,摒除一切教職,獨攜行囊,投拜陽湖的江南大儒、晚清進士、樸學大師錢名山門下,學習經論,研讀經學典籍,諸子百家等。閉門苦讀整整四年,格物窮理,忘心入道,樸學爲文,不多寫一字,用字檢句慎之又慎。自此而後,鄭宗師的詩淳樸真摯,不事雕飾,書則圓渾平實,力透紙背,畫事逸筆草草,線條蒼勁;運墨潤滋,用水亦厚;構圖大巧,望之若拙。數十年來綜括心得,懸「厚、重、拙」三者以勉後學,一洗當代浮華纖巧風習。晚年受聘於文化大學,回台教授《易經》。

綜觀鄭宗師傳奇的一生,他腹笥充盈,對於人生真義也有所體悟,乃從宇宙法則建立個人思想體系。對詩、書、畫、拳、醫,有了深入理解,後經若干年研探,更覺藝文雜技,皆可由「吾道一以貫之」。這是他超越庸凡。非他人能及之處。

1960年,鄭宗師旅居美國,在紐約創立時中文化中心,往來紐約、舊金山,專心於太極拳的傳授,在美國建立了相當的聲譽,曾應邀在聯合國表演太極拳。1965年,遊歷歐美,傳播太極拳及經史書畫等中國傳統文化。1970年,在紐約設環球拳社,傳授37式鄭子太極拳。

1975年3月26日,鄭宗師返台接受弟子拜師典禮,弟子們並設晚宴洗塵。當晚,鄭宗師心情很好,與弟子一一暢飲,但仍控制在平日的酒量之內。弟子們送他回落腳處時,已過午夜,鄭宗師說他要調息一下。自此而後,昏睡六十三小時,送中心診所急救,住院期間,徐師伯夕惕朝乾,席不暇暖於病床側,並随時保持與遠在美國的太師母連繫,經醫生搶救數日無效,於1975年四月,遽歸道山。

鄭宗師一生,著作等身,悉以弘揚國粹爲宗旨。其著作中,詩詞有《唐詩針度》、《玉井草堂詩集》、《曼青詞選》;書畫有《鄭曼青畫集》、《曼髯寫意》、《鄭曼髯書畫集》、《曼髯三論》(詩書畫);國醫有《女科新法》、《談癌八要》、《骨科精微》;太極拳有《鄭子太極拳十三篇》、《太極拳》(英文本)、《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英文本)、《簡易太極拳淺說》及《太極拳應用通則》、《陰陽妙用論》,另有《太極拳》、《劍電影書》;國學有《老子易知解》、《學庸新論》、《人文淺說》、《性本論》、《論語釋旨》、《易全》、《詩集注》等,皆屬融會貫通、獨抒創見之作。此外,經徐憶中師伯描述,鄭曼青亦精於金石、長於棋術,曾與象棋冠軍謝俠遜對弈五局,以二勝三負居次,而圍棋更精,《玉井草堂詩續集》有《贈吳生清源歌》及《與清源談弈》,日本棋士為宗師弟子,此皆不爲外人所知也。

于右任老稱許宗師曰:「鄭為一代奇才,他人視爲至難之事,彼則優爲之。」國民黨元老林森曾有「鄭氏五絕」匾相贈。顧毓琇稱鄭宗師:「大道傳中華,巨毫濡古今。六通桃李盛,三絕友朋欽。畫意從詩意,
`天心見聖心。歲寒聞鶴嘯,梅雪伴龍吟。」藝評家姚夢谷對他有一段評語:「歷代學人,擅一長以爲世法,已足並轡前賢,昔廣文博士三絕,千古嘆爲稀有,今之曼青先生,擁詩、書、畫、拳、醫五長以名世,復治羣經以弘往聖之學,奮筆著述,不知老之將至,較諸廣文實有過之,論者許爲民國以來一奇士,當非溢美之詞也。」

鄭宗師心胸豁達,個性率直,不縈名利,不惑權勢。有詩云:「下種生根入地深,萌芽出土自成蔭,倘知效果由心得,何用天邊覓鄧林。」終身游於太極拳藝,自得其樂。氣豪心壯,自信十足。他平時常告誡門人弟子曰:「凡學一技一藝必須專心一致,百折不撓,始克有成。」

陳至誠大師

陳至誠大師高齡92歲是鄭曼青宗師在紐約的第一代弟子,拳齡超過六十年,陳大師傳來的英文經歷在吳勝伊師兄的協助下已經翻譯成中文,希望這篇中文經歷能讓廣大的華人更能了解陳至誠大師。

我的名字是陳至誠是楊氏太極大師鄭曼青的徒弟之一。鄭師父的五大專長(五絕):國畫,書法,詩詞,中醫,太極拳。他於十八歲時就開始在中國多所大學內教導國畫,書法及詩詞。也因此,人們都稱他鄭教授。而我恰好有這份殊榮能認識鄭教授並且讓他成為我的太極師父。

我出生於1933年浙江省溫州市,位於中國的東海岸。美國的護照把我出生的年份誤寫成了1935。十五年前我嘗試著到紐約社會安全局將它更正,但是他們告訴我已經在護照上的資料要更改會很麻煩,因此1935成為我官方正式的出生年。

鄭教授與我父親都出生於1900年。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當共產黨佔領大陸時,我們全部遷移到臺灣。在1940年代末期,我父親帶我去見他的兒時玩伴–鄭教授。鄭教授非常高興見到兒時朋友的兒子。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學習太極,我很熱情的回答: “有!”。很快地,我變成他最年輕的徒弟。

在1950年代初期,我被分配到協助鄭教授的上層的內功訓練,也就是在睡覺時吸納外來的重擊。這種強化的訓練一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我一大早就到他家,直到晚上很晚才回去。這個機遇讓我見識到鄭教授的生活方式及武術的奧妙。每一天我都可以聽到他的教導以及回答他的學生還有訪客有關太極拳的問題。我深深地了解到留在師父家的好處。

在內功訓練開始後的幾個月,由於地震與颱風的關係師父家的紅磚牆倒塌了,師父問我能否在後面的訓練房過夜以防一些入侵者。之後,我在這個房間待了將近三年。鄭教授與師母非常和藹可親,把我當成是他們孩子一樣的照顧。

住在教授的家真的是最棒的重建中心。鄭師母是一位非常敏銳聰明的女士。她幫忙鄭教授訓誡督導我的學長姐。在那邊生活我學習到了細心與體諒,所以我就不需要她來費心。我也確保我的房間乾淨整齊好像新兵在訓練中心一樣。

鄭教授有五個小孩,三女二男。當時女孩子大約10、8、6歲最後兩個兒子3歲與1歲。我訓練的首要部分是聽從教授與師母的指導,再來就是學習如何跟他們這五個孩子應對與共處。

他們是好孩子而且把我當大哥哥看待。是有幾次他們像士兵一樣聯合起來將我包圍著打,但當我將情勢穩定下來的時候感覺好像在推手。1992年有一部電影—推手,其中那位太極師父能夠扎根於地,化解所有的攻擊並使其失效,讓自己在衝突中存活下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面臨到的問題、麻煩與衝突也是應該如此處理。

我在鄭教授的家過的非常充實。除了一天三次的內功訓練之外,每天早上九點到中午是診療時間。我就是診所的接待員,進來時招呼他們,離開時向他們收費。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但我總是抓一些空檔出來在訓練房內自行練習。

教學相長的開始,1950年我成為教授的助手並且到學生的家私下交導他們。於1953年我開始在政府的郵政和電信管理機構教太極拳,也在電信局分部開課。不久後,我也在中油公司、台北中央信託開課。這讓我保持著忙碌狀態也使我贏得了“小師父”這個稱號,因為我教的每一個人年紀都比我大。

兩年後我回到學校完成我高中學業。住在教授家的時候我還在上學,然而有五個充電寶寶在我身旁讓我很難專心讀書。為了我學業著想,教授與師母很高興而且認同我應該回家好好念書。

仍然每個星期天我還是到教授家做推手練習。我的同學與其他太極同好都很急著要跟我推,我年紀輕而且柔軟度很好,所以他們不容易推倒我。由於他們都是學長,推手時我都不反擊,一期二年,連續二期我都處於被推、化解攻擊、回到中定像不倒翁一樣。教授為我感到驕傲因為我能將太極原理的“先學吃虧”發揮出來,我在台灣的太極圈內得到了“蛇腰小子”的暱稱。

台灣當時的一夫人蔣介石的妻子向教授學習畫圖,每一個星期四下午3點整,一輛黑色的轎車就會在門前等著載教授去總統的住處,晚上再載他回來。在蔣夫人聽到我不住在他的房子之後,她給教授一隻她的德國牧羊犬,來守護他的房子。

教授的孩子們不習慣照顧狗,所以我必須常常到那邊去清理狗的大便。有一天他的狗生了,我就待在那裏整晚幫狗接生,狗總共生了9胎,最後有7隻存活。

我研究太極拳的興趣是把它當作武術來學習。在1954年我開始參加比賽。當時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有武術競賽。在1956年台港澳擂台賽是在台北舉行。我隸屬台灣代表隊而且將會跟香港和澳門對抗。我一開始就晉級但之後幾場就被淘汰。終於在1958年,我在台灣省運會輕量級武術比賽中得到第二名。

拳擊冠軍郭琴舫是教授資深的學生之一,而且也是一位經常去教授家的客人。他喜歡太極的鬆柔,這能讓他輕鬆地退守之後,馬上跟隨著快速的回擊,好像太極故事裡面的蛇打倒鶴一般。我喜歡戴上拳擊手套對打的觀念。我非常高興教授將他最厲害的學生跟我搭配練習,若是沒有這位冠軍的指導與訓練,我應該很難拿到一九五八年武術競賽的第二名。

我在1958年的競賽得獎使我得到了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太極熱好者的關注。在1959年初我被邀請到新加坡及吉隆坡去教太極拳,之後還去泰國曼谷。

1962年我搭飛機到瓦湖的天堂島之後,就在夏威夷大學註冊入學。在那裡有數位中國不同武術專家找過我打友誼賽。不到兩個禮拜我就很榮幸地在檀香山太極拳協會裡教太極拳。在社區中我也授予過他們個人或團體的課程。

在1963年的暑假,我在舊金山中國城的太極拳俱樂部示範了一套拳法,結果他們要求我向那些助手甚至一些師父級的上課。盧惠琴博士/醫生是一個著名的太極教練,在Teller 街有一間太極拳健身房,甚至要求我教她跟她的朋友。之後我也教導她一些比較資深的學生。後來於1974年她寫了一本書,名叫:教導太極拳的指南,也給了我指導她的功勞。

在60年代中期太極拳在紐約市也開始得到大家的注目。太極拳這種徐緩不急的動作對於生活步調緊湊的紐約市居民而言,是一種很棒的治療方式。打太極拳的人們發現,越練習他們覺得越健康也越快樂。不久後在聯合國以及中國城內的一些中國組織就有太極拳的課。隨著太極拳人數成長 更多更多的俱樂部、健身房也開始開班授課了。也常常可以看到公園裡有人練習太極。

在1965年教授寫信給我好幾次,要求我去麻省的春田市以及位於紐約市的聯合國教太極。在我到紐約之後,我將麻省的課給拒絕了,因為太遠了。而我選擇不要在聯合國教,因為那時那裡已經有太極老師了,我不想搶走人家的工作位置。

由於鄭教授的人脈與祝福,他的高材生之一 Maggie Newman 提供我她在23街上的跳舞工作坊作為太極的練習場所。她甚至主動提出要持續幫我付房租。很幸運的在那裏的收入費用足以付清房租。我會永遠記得她的好意與慷慨。她永遠都是我們在每年度中國慶祝晚宴的榮譽嘉賓。

我剛到達紐約市的時候,我忙著跟鄭教授四處跑協助他在中國城的太極課、也忙我自己在23街的課以及在紐約大學的課程。不久後,教授有幾位學生非常熱心的在班上協助他。他們後來稱呼他們自己為“豪勇七蛟龍”。這麼一來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在我自己的地方教課與開班。起先我將自己的學校命名為太極拳學校/公司,後來我把它改成陳至誠太極學院。

我協助教授他的內功訓練大概一年半。在我回家住之後,我運用那種內功的訓練方式在自己身上練習,使我在自由搏擊以及公開示範之中有能力接受外來的攻擊。這樣的訓練結果,使我在這些年來能夠承受很多不同武術家的重擊。在那些武術家之中,包括了世界聞名的空手道大師 Fred Hamilton 及 空手道冠軍 Chuck Norris ,在1960年末紐約市的東方武術大展中我用腹部接受他的攻擊。

1969年我在紐約市結婚,教授與他的家人參加了我的婚禮。我非常榮幸教授與師母擔任我男方的家長。婚禮非常的成功,我的婚姻也是如此。

現在我家中的成員4位,我太太Priscilla、我女兒Tiffany還有我兒子Maximillion。 我太太和我不但一起照顧孩子也一同管理太極學校。我太太在1960年強尼Carson的秀示範了太極的動作。1990年在巴爾地摩她贏得了金牌。在2000年台北舉行的第四屆中華盃國際太極拳冠軍賽中她贏得了女子組推手的銅牌

我女兒是國家及國際的太極拳推手全勝的冠軍。她在2003年巴西的散手比賽冠軍,也被選為巴西世界級散手冠軍擂台賽中,女性最佳運動員。為了讚譽她的成就以及鬥志,功夫雜誌稱Tiffany為2004年度最佳選手。2005年在越南河內她贏得了第八屆世界武術散手冠軍賽的銀牌。Tiffany在2001年功夫雜誌裡被列為年度的最佳女武術家。2012年她贏得了紐約州金手套的銀牌。

我的兒子是西海岸東海岸以及美國中國散手比賽的冠軍。在2005年身為“美國武術功夫聯盟”組織裡中國武術散手比賽的代表隊的隊員,他在越南河內第八屆武術冠軍賽中得到了銅牌,於2007年在北京第九屆世界武術冠軍賽中他也贏得了銅牌;在2008年八月八日他代表美國到北京參加奧運的中國武術散手比賽。

在美國我能得到了公眾的認同,我需要感謝很多人。在他們之中有我的同學Robert Smith,他寫了一本書:“中國拳擊:師父與方法”,其中有一個章節專門談論到我。另一位是Aaron Banks他是紐約市中偉大的武術推廣者之一,在1967年他舉辦了有史以來第一屆“東方世界自我防身術介紹”他邀請我去做示範,之後的連續好幾年也是如此。

在1968年8月黑帶雜誌裡的文章作者Bronson Dudley稱我為Barnum 大師。 David Carter在功夫雜誌裡的老主編,以及得獎的年度最佳作家— Robert Dreeben 也都寫了很多關於我的文章。一位受人尊敬的數學教授Benjamin Fusaro 他的背書使得西點軍校於1988年4月21號邀請我過去,給裡面的軍校生還有軍官開介紹太極拳的講習會。以上的人物以及事件幫助我與太極拳敞開大門,每一個示範、每一篇文章好像為太極拳的推廣與接受造橋鋪路,不只在美國也在全世界。

太極拳是一種內在的武術系統運用了身體內部的運動以及內氣的流動。體內氣的行走是由心的一種感覺來領導。隨著內在氣感越來越敏銳,當腳趾頭往下踩的時候,緩慢而行的手指會引導著手掌往外或往上動。這種輕柔緩慢的動作,很像夏威夷的呼拉舞。我稱太極拳的這種動作為:手指隨心的感覺在舞動。

當這個感覺忽然猛烈,這個流暢的氣感啟動了手指,手指帶動了指節而出拳。這是一種沒有啟動肌肉收縮的發勁(用氣的出拳)。這種太極拳戰鬥的方式是運用內氣在行動,然而肌肉只用在於承受打擊與遇到阻力時提供支撐的作用。作為一個優良的武術家,他或她必須戰鬥,沒有捷徑。對推手而言也是如此。

目前已經84歲的我從太極拳緩慢的動作中受益良多。不但可以讓我舒緩壓力而且能促進氣流動到我全身上下。它能夠優化我的新陳代謝以及強化我的呼吸系統,讓我的身體好像維持在60歲一樣,因此我能夠有這個精力來教導與分享這個中國傳統武術的深奧,而且也是一個相當好的心血管運動。我非常的幸運因為太極拳給了我一個非常好的人生。

此篇文章發表於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