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曼青宗師談太極拳

鄭大師64年2月26日在苗栗台探總處演講    鄭繩禧筆錄
        

今天天氣很好,很難得有這麼一個機會與各位見見面,在這種場合,談談有關太極拳的問題。

 
一、四兩撥千金
今天能夠向各位講出來的,是太極拳確實對身體有點好處,相信我不會騙你們的。太極拳在目前能存在的原因,是你隨屈就伸,就可以四兩撥千金,你以剛對剛,必然兩敗俱傷。其主要動作,統仗鬆化,與不丟不頂,遇勁即捲而鬆化,隨勁引走,使其力無所用,乃為以柔克剛之妙用。所以太極拳很柔,能對付很大的敵人,亦能對付很有力氣的敵人,在美國人士中有高七呎一,重量四百三十磅,在我手上像小孩玩球一樣,老子主張以柔克剛,孔子則主張中庸,一切不失中定。

二、太極拳講「鬆」
太極拳能否練的好,就全靠一個「鬆」字,能做到「鬆」字,非常難,學了幾十年還不「鬆」,吾師澄甫先生,他不太會講話,一天到晚坐在那裡,可以不發一言,但對這個「鬆」字,每天總要講上幾百回,我甚至連耳朵亦貫滿了,他還講了一句話,更是奇怪,就是「不跟你講這句話,你三輩子都學不到的」,我很懷疑,難道講一個「鬆」字,我就三輩子學不到嗎?現在想起來,不但三輩子,或許六輩子亦學不到。因為人都犯了好勝的毛病,永遠「鬆」不下來,同時太極拳是一種「知覺」的運動,全憑知覺聽勁,才能制服對方,就在膜裡能聽到對方氣的走動,不鬆根本就聽不到,「鬆」的方面是用氣,不是用力。一個力,一個勁,有的人還搞不清,力是由骨而發,勁是由筋而發,太極拳要鬆,要全身鬆淨,這個鬆字有什麼好處,鬆就可免除提心吊膽。中國拳術,普遍都講用力,只有太極拳講「鬆」。

三、氣沉丹田
氣在哪個地方呢?丹田就是氣之源流(丹田在肚臍下一吋三分),氣怎麼練呢?我幾十年得到五個字,即孟子說的「意是氣之帥」,凡是用深呼吸,用力將氣往下壓,那都不是氣沉丹田,這樣會把身體練壞,要意沉丹田,用意念在丹田,慢慢地就會氣沉丹田,所謂先天、後天之氣(伏羲為先天,文王為後天),先天後天,亂七八糟,不但搞的人迷迷糊糊,同時亦會弄出毛病來,只要心歸在丹田,心守在丹田,氣亦會馬上歸丹田,其他的一切運動,均是枝枝節節在運動,頭一偏,氣就散掉。而太極拳運動是氣沉丹田,太極拳氣行骨中-尾椎骨,太極拳沒有動手,由腳而腿而腰,完整一氣。心與肺不大動。氣沉丹田,腦子清楚,如遇到大力的敵人,亦推我不動,採我不動。用意是太極拳之精髓,不知用意者不是太極拳。

四、練拳好像陸地游泳
氣的運動怎麼能夠得到,我作了一個比喻,譬如陸地游泳之說,氣要鼓盪,神要內斂,打太極拳時要當空氣如水,意到氣到,時間久了,便會水到渠成。
你們說太極拳那裡有勁,那裡能打人,抱這種觀念的人很多,比方說,颱風來了,什麼東西都被飛起來,火車那麼重也能飛起來,可見這個風的力量真是大的不得了;同樣水的力量也大極了,圍牆是很堅固的,水深不過是半腰,只要經過它盪兩盪,牆就倒了。

五、我練拳的感受
我年輕是一個皮包骨的人,在郁文藝術西學院上課時,兩口袋均放著毛巾,以便咳嗽吐出血時用毛巾包著,然後藏在口袋裡,以免被學生看到我是生肺病的,人家都罵我行屍走肉,後來遇到一位七、八十歲老教授告訴我可以學太極拳,來醫治身體,學了四、五個月,吐血停止,半年後發燒也漸退了,居然在兩年以後身體完全好了。我今年七十三歲了,沒有生過什麼病,在座諸位除非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跟我差不多以外,別人還不行呢?起碼牙齒、耳朵、眼睛都比不上我,為什麼呢?那就是太極拳的益處。
各位想一想,人身是由「氣」和「血」所組成,養氣則氣旺,就能生血,經脈也就能夠通暢,這就沒有病了。一切健康的人的五臟,一直連到頭部、眼睛、耳朵、牙齒,如果氣血經常灌注到各個部門去協調,那會生病?這就是太極拳特有的好處。
我每天早晨四時起床,晚上八時睡覺,整天沒有一分鐘空,太極拳對我有如此之好處,自己作夢亦沒有想到,現在竟被各位稱為「大師」。兄弟去過全世界各地,遇到過力氣很大的敵人,亦沒有把我打敗過,所以說,學太極拳是很有用的。
我相信我能得到的,各位亦能得到。主要要看各位是否有恆心去練,我自己規定每天早晚要練七分鐘拳,培養有恆,早上可以不吃飯,拳不得不練,晚上沒有練拳,不得上床睡覺,人是要管的,自己管自己要嚴格,嚴格要有方法,就慢慢上軌道了。

六、甩手不宜運動
目前流行之甩手運動,由美國傳到我國,因為運動太激烈,我有三個朋友,一個得了心臟病,一個得了肺病,一個得了骨癌。

七、以柔克剛
鄧來彭活到一百四十歲,得其長生之秘訣,亦係「以柔克剛」。能極柔軟,然後極堅剛。早年老子所說:「以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八、美國人練拳之借鏡
美國人學習太極拳風氣不但非常旺盛,而且學拳認真,有恆心,這一點我們要效法的,外國人力氣那麼大,個子那麼高,我這個皮包骨的人,都可以應付,各位只要苦練下去,是不會白費的,沒有恆心什麼事亦談不上,務必再三再四,告知各位,還是不要如秋風過耳吧!

附記:演講時間為64年2月26日,講後恰過一個月64年3月26日晨二時逝世。

 

梁棟材大師 鄭子太極拳在台灣的大弟子

梁棟材先生一生毅力超凡,父親是非常勤奮的商人,主要賣雜物,母親是位虔誠的佛教徒,她的所有業餘時間都用佛教為孩子們講課,並幫助僧侶籌集資金修建寺廟。45歲才開始學習太極,卻一生堅持,終成大器。62歲時開始攻讀經濟學碩士學位,取得成功。80歲時又開始攻讀博士學位,只是因為導師調離學校而未能如願,但可以看出梁先生身上寶貴的堅持精神和永遠年輕的心態。

1949年陶炳祥老師(1919-2006)隨政府來台,任職空軍官校,公餘練拳自娛,後由學長周國華處得知鄭曼青先生在台北行醫並在中山堂授拳,才由同事汪修元先生介紹,持張金齡先生昔時所授信函往訪。鄭曼青宗師即令陶師試演所習,覺他輕靈綿密,頗具根基,即囑其隨之返家,為鄭門在台最早期入室弟子。當時同期同學有梁棟材、羅邦禎、劉錫亨、徐憶中、殷啟唐、葉秀挺、朱仲春…等人。其中梁棟材因年紀最長,又大鄭宗師二歲,所以被稱為大師兄。

1962年梁棟材先生移居美國。六年來,他在紐約擔任鄭曼青宗師的翻譯。從那時起,他就生活在美國各地,例如波士頓、明尼蘇達州聖克勞德、洛杉磯、最後是新澤西。他在塔夫茨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史密斯大學和阿默斯特大學等著名大學教授太極拳。在聖克勞德(St. Cloud)居住期間在聖約翰大學及其姊妹學校聖本尼迪克特大學(St. Benedict’s)任教。梁先生初到美國,太極拳在美國還鮮為人知,在他的傳授影響下,到八十年代,發展迅速,已經有三百萬人在研究學習太極拳,並成為美國宇航員健身鍛煉的主要專案之一。到二十一世紀初,美國的太極拳愛好者已經不計其數。

曾被美國媒體評為1985年度對全美社會貢獻最大的老人,梁棟材的年紀比老師鄭曼青宗師還大上兩歲,曾當過財政部的關務總監,他自嘲早年不重視健康,因患了重病,醫生說應該只能拖兩個月了,他才會去學習太極拳,竟也恢復了健康。

梁棟材後來推廣了太極長拳,也把散手(向熊養和宗師學習)對練稱為雙人舞蹈搭配音樂,不過他也說,如果把「化拿打」分開,那是舞蹈沒錯,但若能三者合一,那就能把人擊倒或擊出了。他也學過螳螂拳,他太極拳老師甚多,不過最推崇的還是鄭曼青宗師,他是目前鄭門弟子中享壽最久的一位(103歲),與另一位擔任過檢察總長的王建今齊壽。他也和知名的楊森將軍學過氣功與八段錦。

他曾寫下十條人生重要經驗簡單介紹:1.沒有人能做到完美。捨逆取順。2.盡信書不如無書。3.江山易改,本性難移。4.如果遇到什麼問題,我不怪別人,我只怪自己。5.如果我想長壽,我必須學習太極拳,並在身體和心理上做到這一點。從精神上實現它要困難得多。6.我必須學習如何輕靈走化;學吃虧,吃小虧得小便宜,吃大虧得大便宜大、付出越多,得到越多。7.人生七十才開始。一切都很美!健康是最重要的,其餘的都是次要的。現在,我必須找出如何一生享受極佳的健康,並探索永生之道。8.交一千個朋友,但不要交一個敵人。9.必須實踐一個傳道。否則,它是空話或退票。10.隱惡揚善是最好的政策。

(103歲 梁棟材大師( T. T. Liang 1900–2002)

鄭曼青弟子劉錫亨談太極拳練習要點

談談太極拳的一些問題

劉錫亨

(一)發勁要由後腿?還是由前腿?

有些人以為發勁是由後腿發,但亦有一些人謂發勁是由前腿發,互相爭執。其實是兩腿都可以發勁,問題是當對方給你用左手打的機會時,則用右腿發勁;若對方給你用右手打的機會時,則用左腿發勁。亦即發勁時,必須是根據“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行於手指”的原則,由左腿而腰而行於右手,或由右腿而腰而行於左手的一貫之勁來發勁。

(二)拳架與推手的關係

有些人以為拳架與推手並沒有關係,所以只練推手而不注重拳架,其實推手必須以拳架為基礎,沒有好的拳架為基礎,推手一定不會好的,除非不是正規的太極拳推手,才不必以太極拳拳架為基礎。

(三)其根在腳的意義及其重要性

練拳要全身鬆開,由腰而落胯、落膝而落到腳底,發勁時,其根在腳,即以腳底為起點,而腿而腰而行於手指,沒有鬆到腳底之後的發勁,是沒有根的,是浮而沒有著落的,是虛空的,是沒有用的。

(四)主宰於腰的重要性

以腰為主的動作是一種軸心動作,故能一動全動,全部都作同比例的動。所以腰要求輕鬆、沉穩與正直,不能用力,更不能搖晃與彎曲。

一般都注意腰部,但對腹部則多有忽略。其實腰腹是一致相同的。例如“氣沉丹田”及“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就有與腰同樣要求輕鬆、沉穩與正直不得搖晃、彎曲〉之意。拳論所謂:“無使有缺陷處,無使有凹凸處,無使有斷續處”中之缺陷、凹凸、斷續,都指的整體動作要均勻一致,尤其表示在腰腹之情形為明顯,故腰腹同樣不能任其有缺陷、凹凸、斷續之處。

(五)含胸拔背的意義

含胸就是鬆胸,不可挺胸,亦不可陷胸,胸膛骨架,雖然要鬆,但要鬆的端端正正架起來,負起作骨架的功用,不可一味的鬆,鬆得連骨架都彎下去,如是陷胸的情形,是不對的。

拔背,宗師書上謂“拔背匪易言也,是為通三關之候也,其詳見於後”,但以後則未明顯見到。一般誤認拔背是背向後拔,實則拔背並非向後拔,而是向上拔高,此與“為通三關之候”其意正合。

(六)沉肩、垂肘、坐腕之沉肩

沉肩即鬆肩。不可聳肩,亦不可塌肩(即肩不可自動)要做到鬆肩真不容易(宗師即因鬆肩之難,而有斷肩之夢),鬆肩首先要注意肩與腋窩之一致行動,此必須肩臂與整個胸部徹底相隨而動,整個胸部亦要與腰腹徹底相隨而動。究實言之,全身各部均要在立定腳根,以腰為主之原則下,一齊相隨而動,唯有如此,才能使肩臂與胸側腋窩相隨而動,亦才能真正的“不動手”

(七)活的中定

宗師說明中定謂:“中即時中,定無常定”是指活的中定,不是死的中定。活的中定是隨遇而自身加以調節;任何外力加諸我身,我總要因其力而機動予以調節,使自身不失中定。這樣能調節變動的中定,才是活的中定。

(八)拳論“有氣則無力,無氣則純剛”的意義

有氣則無力,是指有氣則柔,能以氣運身則不用力而柔,無氣則純剛之無氣,是柔之至也。惟至柔才能成剛,所謂陰極則陽生也。何以說無氣是柔之至?因為“無氣”是氣遍周身,氣之運轉是整體性均勻動作(有如地球之運轉),有整體運轉之實而無局部運轉之動態,與雖動猶靜之意合,亦可以說是“氣雖有猶無”之意,這樣無氣之氣,才成其為純剛。

(九)變動不居的意義

在推手時,要懂得“變動不居”的道理。即變動之後,不停留在那裡。如走化之後,仍然被人打出去,即因走化之後,停留在那裡不動,才會被人打出去。這是練拳需要綿綿不斷的道理。有時在變動之後,因對方不動,自己亦不動,這是在觀變(靜觀其變),但這亦要保持能動之機。不能“死靜”、“死停”在那裡,“死靜”、“死停”則貽人以可乘之機。走化時如此,黏連進逼時之變動亦是如此。

(十)答覆同學發問

1、問:氣沉則神凝,神斂則志不亂。神凝與神斂意境是否相同?

答:凝是凝固,斂是收斂,大同而小異。

2、問:鬆與虛實、沉,何者較密切?

答:鬆與沉有因果關係,能鬆就能沉,沉是由鬆而來的。虛實是兩回事,但都需要鬆,虛要鬆,而實亦須要鬆。換句話說:虛實須要鬆,沉亦須要鬆,關係都密切,至於那件較密切,那要由你自己去衡量。

3、問:氣宜鼓蕩,神宜內斂,意在精神不在氣,既然不在氣,則氣如何鼓蕩?

答:雖說“不在氣”而實有氣,與“雖動猶靜”之意相同,亦與地球整體動作之動而無動之意同,故依然有氣鼓蕩,亦與“無為而無不為”之意相似。

4、問:引進落空合即出之意義為何?

答:引進落空,即推手時,對方打來,我引而化之,使其勁落空;合即“形開氣合”之合,氣一合則形開而打出之意。

鄭子太極拳之活中定

太極拳的中定   劉錫亨 1978.9.9講

前言:
一、今天承梁志及張肇平先生的邀請,使本人能有機會與諸位見面談談太極拳問題,覺得很高興;同時亦覺得很怕,怕的是本人對太極拳的功夫很淺薄,怕在各位專家面前見笑。梁、張兩位邀請我來演講,我不敢馬上答應,其原因就在此。

二、今天的講題是「太極拳的中定」,內容完全是先師 曼青先生的理論。是從他的著作裡面,和口授講解以及他在美國期間給我許多指導信件中,就有關太極拳中定部份,加以特別說明的。

三,這篇「太極拳的中定」,雖然都是引用先師的言論,但是由我從各處零碎的抽出來,作有系統的整理與說明時,深恐或有未洽先師的原意,曾在一個多月前在時中學社開會時,提出報告,請各位同學研討指正,但是直到現在,各位同學還沒有給我提出指正的意見來,不得已乃自行檢討,略為修正補充,提出來就教於各位,務請各位多多指教。

今天所講太極拳的中定,內容分為:一、何謂中定?二、中定有什麼好處?三、中定的鍊法,和四結論等四項來說明如次。

壹、何謂中定?

中定是太極拳十三式中最後的一式,曼師在其所著太極拳十三篇中,對中定的解釋約有三處:

一、在「後記」(見原書一一二頁)中說:「生理學所謂人體重心,在臍線間,其地位及意義正與丹田相同,重心即太極拳所謂中定,中定不能離乎丹田,拳論所謂『命意源頭在腰際』,『刻刻留心在腰間』,又云『主宰於腰』、『腰如車輪』皆是也」。

二、在「述口訣」篇中解釋「磨轉心不轉」一則說:「磨轉者即喻腰轉,心不轉者,乃氣沉丹田之中定也」。

三、在「明生剋」篇〈見原書第四十四頁〉更為詳盡的說:「變易不易為十三式中之第一要義,所謂變易者,陰陽剛柔相互易而生變化,十三式之相與摩盪而無一非變易也。至於不易,是十三式體用中惟一之定理,定理者即猶中定之定力也。何謂中定?中即時中,定無常定,不失中定,是為定力,中庸所謂不偏不易,亦即中定之定理也」依據曼師上面這些指示,我們對中定即可得如下一個概念:中定簡單的說,就是重心的安定。亦就是氣沉丹田的功夫,此種氣沉丹田的中定,是永恆不易的,不能一時或失的。

貳、中定有什麼好處?

中定是太極拳十三中式最基本的一式,十三式中除了中定本身外,掤、履、擠、按、採、挒、肘、靠、進、退、顧、盼任何一式,都不能沒有中定,失了中定的掤、履、擠、按就不成其為掤、履、擠、按……所以亦可以說,沒有中定的太極拳,就不成其為太極拳了,足見中定在太極拳所佔的地位,是如何重要,至於中定究有什麼好處,簡要的說,約有下面幾點:

一、依物理學公例,凡物重心定則安,重心偏則傾,中定即所以使重心安定,與人交手,即可不至於失卻重心而跌倒。

二、如果不失重心,就能夠「立如平準」與「立身中正安舒」,而能「支撐八面」,所以重心安定,不特可使自身穩定,立於不倒之地,同時亦是應敵的絕妙身法。

三、氣沉丹田的中定,是練氣之初基,亦是養身之道的功夫:

曼師在其太極拳十三篇一書,談到這些的很多,例如:「別程序」篇中之二階,即言氣沉丹田為鍊氣之初基,在「專氣致柔」篇則言太極拳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為水火既濟之功。進而論及拳論「意在精神不在氣」、「無氣則純剛」為太極拳可達渾一純陽之候,與老氏專氣致柔之說相終始,而謂為「能如是,則袪病延年之說,抑亦未矣」云云。此外在「通玄實」、「陸地游泳」、「心與膂並重」、「勁與物理」、「養生全真」、「益臟腑」、「起肺疾」、「明生剋」、「述口訣」等各篇,亦均對重心或氣沉丹田的功夫,有極重要的說明。〈全書十三篇中,僅有「釋名義」及「變化氣質」兩篇未予言及〉希望各位同道多加以研究發揚。

參、中定的練法:

這一項最為重要,亦最不好講。這裡係根據 曼師所指導的言論而能夠體會得到的提出來報告如下:

一、要力求平正:

曼師在其太極拳十三篇「後記」中〈見原書第一一二頁〉即言「拳論所謂立如平準及支撐八面,中正安舒,不偏不倚等語,皆言力求平正,不失重心已也」。按平正兩字最為平凡,但卻是中定的基本條件,不論在鍊拳或推手,都必須力求平正,身體姿勢能平正,則全身筋絡方能鬆開,鬆開的結果,自然而然軀幹皆從下沉,能做到鬆與沉功夫,就是中定。而鬆沉是由平正二字得來的,所以說平正是中正的最基本條件,但要注意的是要身體姿勢力求平正之外,心意方面亦要力求平正,方為澈底,心得其平,心得其正,方能一切放下不起緊張心理,而做到澈底鬆沉的中定。

二、注意時時保持中定:

曼師在「明生剋」篇中解釋「中定定力」一辭時說:「中即時中,定無常定,不失中定,是為定力。」這裏的「時中」與「不失中定」,即係時時中定,亦即任何時間,任何情況都不能失卻中定之意。此點極為重要。亦極為難能,請勿予忽視,至於如何保持時時中定的鍊法, 曼師在「述口訣」篇中,即有幾處極為重要的指示,如:

〈一〉、在「磨轉心不轉」一則中之「磨轉者,即喻腰轉;心不轉者,乃氣沉丹田之中定也」,此指明不管腰如何轉,但中定仍然保持其中定。在這裏,我有一句相似的話:「權變中不變」及論語的「執中無權猶執一也」〈按「權」指稱錘而言〉,可以用來參考,當較易明瞭。

〈二〉、在「須認真」一則中之「按與擠皆要蓄其勁,不可失卻中定,此是真的」,此指明在不發勁時,或不動時,固需要中定,在發勁時更不可失卻中定,其方法就是「要蓄其勁」,而「蓄其勁」亦無非意在力求平正,不失中定而已。

〈三〉、在「分虛實」一則中之虛實轉換時,「右手實勁交與左手,其樞機在夾脊,左腳實勁交與右腳,其樞機在尾閭,但要尾閭與夾脊中正對直,方為不失中定……」即指明在定式不變中,故需要中定,而在招式轉變過程中,亦仍要以尾閭與夾脊中正對直的口訣來保持其中定不變。

由上面幾點來看,中定必須隨時隨地保持其中定,它具有一個不可變易的特性,而 曼師之所以有「所謂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可見中定之難矣」之嘆,即係嘆其難,難在於隨時隨地保持中定之不容易。又上面這幾個中定鍊法,看起來很簡單,很平庸,我曾經下過一段時間去細心練習,愈練而愈覺得 曼師所言確是言中有物,絕對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各位只要去細心揣摩,下番苦工練習,必會有所獲的。

其次在這裡我要提出一點應特別注意的,就是「行功的練法」,所謂行功的練法,就是每一招式不僅僅在定式時要平正,要中定,而是要求每一招式在行進過程中,處處要求平正,處處不失中定的練法。此與站功有別,站功重在定式的練法,而行功重在進行式的練法,只注意站功而忽略行功的練法,是絕對不可能時時保持中定的。

三、要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

此即上面所說為鍊氣初基及養生之道的功夫,曼師對此方面之指導,在其自修新法「緒論」中〈見原書第二十四頁〉即有「氣沉丹田,丹田在臍下一寸三分,位於腹中,在臍與脊之間,與臍近脊遠,約三與七之比,先之以意導引,沉氣要緩緩逐漸而下,不可太驟,太驟氣便浮起,其訣有四字,曰細長靜慢,既能嫻熟,則隨時隨地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則直養而無害矣……」,又在自修新法「談心得」中〈見原書第二十頁〉則有「丹田古人所謂行坐處臥,不離這箇,是要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如雞之孵卵者,此所謂知止,止於至善之地。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以上指導練法,僅列舉其一、二,已甚詳明,其餘散見十三篇各篇中尚多,這裡不及備述,綜其所說,並沒有什麼神秘虛玄之處,各位不妨依法照做。

肆、結語:
中正為十三式惟一不易定理,我認為拳論「舍己從人」的原則,在十三式中,舉凡掤、履、擠、按、採、挒、肘、靠、進、退、顧、盼任何一式,都能適用,惟一不能適用的,就是中定一式,舉個例說:人要我掤〈要我履……〉我就掤〈就履……〉人要我不掤〈不履……〉我就不掤〈不履……〉人要我中定,我當然亦中定,但人要我失卻中定倒地,我則仍然要維持我之中定不變,所以說中定是永恆不易的,不能一時或失的。這個意義在佛教方面有「隨緣不變,不變隨緣」之語,儒家亦有「有所不為」及「時中」之義。 曼師生前創辦拳社,即以「時中」二字命名,其意不外即注重此時時保持中定不變的修為及「有所不為」的節操與乎行住坐臥,不離這箇的以心與氣相守於丹田的修鍊功夫。此一意義,實亦為我們鍊拳、養生以及為人處事之根本指針,而究其實,這就是太極拳的中定功夫。

羅邦楨談練拳要領

我這些年來在從事太極拳教學上,一再強調的五項要領分別是:全身放鬆、足分虛實、轉腰胯、立身中正以及美人手。這些要領是練好太極拳的基本條件。毫無疑問的,「鬆」是五項要領中最難的一項。

常有人問我:「你總是強調鬆,但如何才能做到?」我回答說:「練功架,那是唯一的途徑。」又有人問:「有沒有一個特別的招式,可以幫助我鬆?」我說:「有」他們就問:「那一招?」我說:「拳套。」事實上,假如我有某些其他招式或功架,可以幫助你們的身體放鬆的話,我將會教你們那些招式,而不是這套太極拳啦。但截至目前我還沒有找到那種方法。

鬆同時牽涉到整個身體的各部份;不只是一手腕、一掌、一腳等等而已,我要求學生能做到全身同時的放鬆。據我所知,太極拳能讓人達到這種境界,其他的武術能否如此就不得而知了。

練拳的第二項重要要領是足分陰陽,陰陽意指虛實。用普通一點的太極拳術語,則為分清楚兩腳負擔身體的重量。不過這也不完全正確。因為我可以將體重全部放於一腳,而不使另一腳支撐任何重量,但假如這另一腳的肌肉僵硬的話,就不能算是正確。因為虛腳雖然不負擔身體的重量,但仍然必須是柔軟的,不僅如此,這個柔軟還得含有鬆的意思。而且,就是實腳也應該保持放鬆。

一個人即使在手臂不用力時,也會不自覺的有繃緊的現象,那是因為我們是人,有用力的習慣。但我們應試著用比平常少一點的肌肉力量。一般人可能使用百分之十的肌肉之力,資深的學生或許可以做到只用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四,或甚至百分之三的肌肉之力。你不可能完全不用肌肉之力;但衹在你需要的時候,你用它,不需要的時候,就應該放鬆。

至於推手練習,我們的目標是,運用內力避免用拙力。通常,我都告訴我的學生不要用力,要放鬆。但要注意的是,鬆不同於懈。兩者不同的地方在於鬆包含著意念,而懈則無。再就鬆而論,它也有程度上的分別,這個分別表現在推手上是很明顯的。假如你碰的對手比你鬆,你就成為較僵硬的一方;假如這對手又碰到比他鬆的對方,則他就變成較僵硬的一方,這是相對而言的。這也就是為甚麼我們必須練習再練習。太極拳是一生的挑戰,它是沒止境的。

太極拳的鬆柔要像水一般;水的力量很輕,但也可以變成很強大。它又如風,雖然輕柔,但颱風、龍捲風可以有摧毀整個城市的能量。

至於學生如何才能適當的做到「鬆柔」與「堅剛」的整合和分離,那只有透過不斷的練習去慢慢的體會。

我常跟學生講,假如我告訴了你們,而你們馬上就能做到,那是「學」。但假如我告訴了你們,而你們不能馬上明白或做到,那你就必須得慢慢的去「練」,直到你能做到為止;這通常是要經過一段長時期的練習。沒有練習你將無法做到。假如人家告訴了你,而你卻始終無法做到,那是因為你沒有好好練習的緣故。

我認為太極拳的練習,牽涉到耐心及毅力的問題,學生都希望能找到好的老師,因為他能指示正確的方向。但即使你有一個好的老師,仍然無法保證你能成器; 你得練習才行。每人都會時有挫折感,但你必須要有耐心,繼續練習。其實學習太極拳只具有耐心是不夠的,因為人總是有一天會失去耐心。所以我告訴他們一定要有堅忍不拔的毅力。我們從沒聽過有人失去毅力的。

我的意思是,有耐心是好的,但只有耐心還是不夠; 幾年之後若你失去了耐心,你可能會放棄練習的,我曾見有人練習了二十年還要想放棄。有二十年的耐心誠然不錯,但假如你能一生都在追求,那才叫毅力。當然,事實上是有很多人放棄了練習,為此,做老師的常感受到很大的挫折。他們認為已投注甚多時間和精力,而學生卻似乎沒能學到什麼。所以我說做老師的也需有很大的耐心和毅力才行。

在學習與練習太極拳的過程中,內心的掙扎也是重要的一項。這牽涉到學生必須先向自己挑戰。太極拳的練習不只是關乎形體而已,你也同時試著在增強你的意志力。一旦你的意志力堅強些,就不會那麼容易就放棄。每個人都曾經有過挫折,包括我在內,但你總得克服它,否則沒人能幫你,這是相當困難的一環,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都必須經過並克服內心的掙扎。有些人可以承受很大的壓力,也有一些人從此一蹶不振,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常說,推手練習也必需跟練功架同樣的注意那五項要領。除了學習應用外,推手練習讓學生能夠檢查自己,在鬆與功架上的進展。我總是告訴我的學生,當你練習推手時,你的搭檔就是你的老師。我也提醒學生,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進步,但切勿期待直線或穩定的進步,因為進步是走曲線的,有起有落,你必須堅持繼續練習,每當你有一次突破,你的功力就跳高一層。但有時也會停留在某一階段一陣子而無法突破,這是正常的。又當我們進步到某一層次時,常會以為那是我們的極限,可是沒有人確實知道我們自己的潛能。因此,我認為學生有一天應該會超越他的老師,而不是每況愈下。

一般來說,學生不應拿他們自己進步的情形與他人比較,他們應該跟自己比。譬如說,你沒練太極拳之前,身體健康情形不好,常感冒生病,自從練習後就較少生病。或者說,自從練拳多年後,就從此不再生病,那就太棒啦!這就是我所說的,跟自己比較。假如硬要拿自己與別人比,那是自尋煩惱。不過話說回來,有時跟別人比較一下也是有益處的,那是因為你可以從別人處得到練習的激勵。

又有人問我,到底美國學生能不能練好太極拳,我總是反問:「為什麼不能?」中國學生與美國學生並無不同。假如硬要說有的話,那就是美國學生在自我期許上,需要多一點正確的心態。幾乎所有的老師都有同感,一個學生若缺少正確的心態的話,是不會待久的; 常練不到幾年就放棄。這或許跟文化背景有關吧!中國學生可能會說:「好,我來練拳,即使需花上十年的時間也是沒問題的。」但對美國學生而言,十個月後就非得有效果不行,有點兒急功近利。

至於練拳的目標,我剛開始時,體弱多病,每次走了很短的距離就得停下休息,所以當時的目標是恢復健康。等我得到健康後,就希望能繼續保持下去。之後等我開始教拳後,我更願繼續在太極拳方面的鑽研。當然啦!每個人都有他的極限,包括我在內,我只能盡我的能力。我也以此勸勉我的學生; 假如你已經盡你之力的話,那就可以啦!

以上我所提到練太極拳的五項要領,在練習時必須五項都得遵求。假如你無法遵守五項要領,那就先遵守四項; 遵守四項總比三項好。不過,那還不是盡善盡美,最好還是同時遵守全部五項要領。

我上面提過,這五項練拳要領之中,第一項,即鬆,是最困難的,其他四項每個人都可以做到; 沒有任何藉口說,我做不到,因為即使不懂得太極拳的人也可以完全做到。問題是當你把它們全放在一起時,那就難辦啦!特別是當你得腿開始「發燒」,開始酸痛發抖時,你根本就忘掉了所有的要領。很多人都如此,所以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很難。光說是容易的; 你可以在一分鐘內知道這五項要領,但是五十年的練習可能仍無法做到,特別是「鬆」這一項。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在鬆,但當你碰到比你鬆的人時,你就不鬆啦。所以,我們無法達到絕對的、完全的鬆。這也是練習的人一生的追求和挑戰。我們得繼續練下去,在基本的要領上繼續下功夫。

羅邦楨大師於2018年10月12日早上9時22分仙逝於加州,享壽九十有二。

陶炳祥 太極拳走化論

太極拳的宗旨是和平的,它的修為則必須從克制好勝之心開始。太極拳本來不用來好勇鬥狠的,希望學拳的人不要把它當做是一種技術來練習,而是要把它當做是身心兼修藝術來研究。

 人皆酷愛和平,人類之所以能和平相處,世界文化之所以能繼續發揚遺留於後世,皆由於人有酷愛和平本性之故。然佔有與好勝也是人之天性,如無後天修養,常對不同的齟齬與衝突無法克制,因之易致逞能好鬥,影響所及,柔弱者常被蹂躝,甚至演變而為戰亂,造成悲劇,不勝枚舉。弱者為求生存,依其體能與自然環境及久積之經驗,各有卻敵禦悔之道,太極拳由模擬動物運動本能與相爭之技巧,領悟出因應敵人各類不同侵襲的方式,是以弱敵強的不二法門,它的宗旨是和平的,它的修為則必須克制好勝之心開始。 

太極拳理論中一向被認為涵著許多中國的哲理,尤其張三豐師祖師是道家,因之後之學者對于黃老無為的哲理之能用於太極拳者更多闡揚。如道德經中所言,「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天下莫柔弱於水」、「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以其不爭,天下莫之與爭」,及以「天下之至柔,馳聘天下之至剛」,皆被為是太極拳以柔克剛的哲學基礎。太極拳是講陰陽相濟的,陽剛陰柔是向來對陰陽二儀所存的概念,有陰必有陽,有柔必有剛,似乎兩者不能偏廢,但太極拳是要柔克剛的,如果對剛的觀念不能完全放下,剛柔的要求可能永遠無法達成,何以致柔?簡單的說,就必須先從走化做起。我們看張三豐祖師的太極拳論,雖然似乎並無「以柔克剛」的字句,但它一開始就說:「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尤須貫串」末段並說「處處總此一虛實,周身節節貫串,無令絲毫間斷耳」,「輕靈」「貫串」不從柔字著力,如何能做得到呢?再看王宗岳太極拳論,從「無過不及,隨曲就伸」到「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幾乎全是捨己從人的要求,要能捨己從人,豈非全在柔順走化?

太極拳的走、化、打是一體的,所謂:「走即是打,化即是打」。能走化自然就能隨虛實變易而陰陽異勢,發送之機自在其中。不講走化而先講較勁,那就是「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關力學而有為也」,換句話說,就真正從太極拳原理中出來的功夫仍然有相當距離了。

 走化有幾個原則值得注意: 

第一是粘連貼隨不丟不頂  別以為這兩句話是老生常談,要能「捨己從人」做到「無過不及」,這兩句話卻是最高的標準。王宗岳太極拳論中所說的「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是要靠粘連貼隨不丟不頂做基礎的,一般學太極拳的人雖都知道這理論,但大都對是否輕靈卻不能自知,故須多加體會。

 第二是分清虛實時守中定  對於分清虛實,凡曾學太極拳者大都均能了解,但保持中定則可能觀念各有不同。我們談走化最容易發生的困難是走而不化,或化而不淨,到最後即無處可走,腳上雖有虛實,但一旦坐死,犯了滯重的毛病,要走化輕靈也就困難了。走化的虛實與守中,須從走即是打,化即是打,陰陽相濟中去研求,無論是進是退皆能保持彈性,有勢不可用盡,隨時保持身體重心的穩定性,就都是守中的道理。行功心解云「意氣須換得靈,乃有圓活之趣,所謂轉變虛實也」這圓活二字,是蘊藏著多少玄機的。

 第三是要能鬆到底  走化要能走化乾淨徹底,使對方的力量一點也沾不到身上,也就是「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的境界,這要靠「鬆」去達成,「鬆」不僅只是手上容易練出聽勁,拳經上要求的「周身節節貫串,無令絲毫間斷」也都靠「鬆」。否則走化圓活固然不易做到,「走即是打,化即是打」也做不出來。拳經上說「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行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雖似乎是指發勁而言,但反過來說,走化時由手而腰而腿而腳也是完整一氣的,這中間如果有一處受阻礙,就不容走化乾淨,那就看是否能鬆得到底了。

 太極拳論末段有原註云:「此系武當張三豐祖師遺論「欲天下豪傑延年益壽,不徒作技藝之末也」。由這段原註來看,太極拳本來不是用來好勇鬥狠的,希望學拳的人不要把它當做是一種技術去練習,要把它當做是一種身心兼修藝術來研究。先師鄭曼青先生教誨門人說:「學太極拳要先學吃虧」。學吃虧就不能心存好勝心,不存好勝心,才肯盡力走化,才能從鬆得到底中去下功夫。這是一種心性修養,也一種用最通俗口語表達出來的練習訣竅,大家都知道太極拳是一種「道」,如果能做到這種修養,那就是技近乎道了。

陶炳祥大師於2006年仙逝,享壽八十有八(1919-2006) 

黃性賢 疑義問答十三摘要

(1) 問:太極拳道是否應分門派?

答:太極拳道學是一完整之大學問,為歷代先賢先聖窮畢生智慧精心研究而成,其理奧妙無窮,包含崇高哲學,其動作循合科學,蓋哲理乃科學之靈魂。祖師創此拳道旨在促使人類健康,祛病延年,防老防身之運動法門,以達至濟世活人,益壽延年,修心養性,治國平天下之大道精神。太極拳道不為私人武術技擊炫耀與顯露武功好鬥風氣。傳授此道者應知其理,通達其道,任何人無法脫胎改變其理。架子任何人可改創,其原理不可失真。其修練拳架外形雖各有異,惟其理則一。為此不宜有門派之分,應懷太極一家精神,一心一德,本大公無私光明磊落之心,秉承拳祖精神,弘揚斯道,促進光大世界,使人類心身健康則幸。

 (2) 問:練太極拳道如何才能達到準確?

答:太極拳準確差異關係殊大。應以王宗岳宗師所言:立身須『中正安舒』四字為準.行架三不離『一不離鬆,二不離圓,三不離養』,字行架慎思察覺,否則易患有其形而無其實,倘求花樣迷惑他人,則誤己事小,誤人事大。要達到準確,一舉一動要合乎太極學理原則與內涵,遵循方法正確修練,尤須明師指導功架及多方面研究探討,循序漸進,實事求是步入正軌。除此,學習者本身之條件亦有關係,學者除應具備堅定信心不折不撓意志與高度興趣外,生活安定環境正常,抱定決心,恆學恆練徹悟其理,由內體表達於外,則達到準確。一般人多求速成重外形外練,斷斷續續或半途而廢,一知半解後再求正確,則比初學者更難。有人將太極拳含糊其意,視做四肢運動的體操或舞蹈,有其名而無其實。人體是一小太極,可比一部完整機器,如有一個零件不合標準,則影響整體活動不靈。拳祖曰:『道為本,技為未,不學吾道者非吾徒也』。因此做人方面要誠實無欺,言行不背正義真理,多注意心性涵養道技兼修,心正技進漸入正軌之道,養吾浩然之氣也。

(3) 問:太極拳架相異,其理是否相同?

答:祖師創些拳道,世代流傳外形雖異,而今有二十四式有三十七式,六十四步,七十二步,一百零八步,一百二十四式等。架又分長架,短架,大架,中架,小架,高架,低架,快動式,慢動等等。書是人寫的,拳架套路外形亦是人編的,其實功架能否符合原理才是重要,其外形相異原理則一。歷代奇人異士,名家宗師相傳,無一不視太極拳經拳論與十要為準則,應不斷研練,隨時檢討為達實踐,拳由有形練到無形,有手練到無手,有力練到無力,不鬆練到全鬆。修養方面從有我修到無我的境界,捨己從人,全身是手,手非手,所謂技達到,風吹荷葉不倒翁,道達到益壽延年不老春。行動外形準確不易,內意循理氣相通,天人合一即上下中合,左右內合,所謂形易得,法難精。因學者行動時,功架竅難守,巧難生。拳祖真人故說:『一通百通,千門百派萬法歸宗』。

(4) 問:太極拳多練或少練好?

答:太極拳道要求合乎中庸之道,練要得法。如果不是其法與徒手體操何異?事倍而功半勞多益少。故不在多練或少練,在得其法否?每一動作保持中定為本,動有程序,中規中矩,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皆中開中合,原則不變.曲中求直,直中帶蓄,恆學恆練悟其理通其竅,練到生巧,不化自化之境界。故不在多練或少練,關係在得法與否才是重要。

(5) 問:練拳架快對或慢對?

答:天地運行有一定的軌道與勻稱適中之規律。太極道學本宇宙大自然之原理無快慢之分,人體亦是太極之體,違反生理自然運行無法協調一致,導致疾病叢生。練拳如快動必影響呼吸不勻,氣便上喘心跳加劇,不對也。但太慢戶手關節提掛週身行氣受阻內有滯氣,如意開氣不開也不對。行功,行架,行氣在精,氣,神,內三合,心,意,體內外綜合。肌肉鬆開由上至下以自然程序而定準確。快有對或不對,慢亦然,觀其行功程度而定,所以有能快有能慢,練至全身鬆透便自然均勻,內外相合則無快慢之分,達到上行雲下流水,綿綿不斷,不動手不斷意,自然而然內外相合,上下一致,如此地步則知無快慢之分也。

(6) 問:太極拳架高低之要求如何為準?

答:盤架子無高低之分,總之四平為原則。呼吸和動作自然配合內外平均,進退轉動立身平准,不偏不倚,前進後退,左右開合要平衡,進要後勁,腳底膝彎,起寸許,內動進退由下而上到中合,由肩,肋,腰,胯,鬆下,意氣不宜上,會合中樞,即丹田(下寸許),肩,肘,肋,腰,膝,腳,足,腕要節節鬆沉貼地不動,腳底平穩才算四平八穩,控制得宜皆由膝彎自行調整則高低開合自然適宜。以心意導引全身肌肉鬆開,節節筋絡鬆開貫串,立身中正自然安舒。要領悟意養太極原理分佈全身,則瞭解四平八穩原則,高低自然合度無須強求。

(7) 問:左右上下,虛實如何分清?

答:人體之肌肉骨骼與神經組織是有系統之構造,行架以用心意鬆沉為最。以中心推動重身為要,定靜鬆沉為主,必須綿綿不斷,不可患忽斷之弊,以內運達外動,轉運而產生內勁,久之自然全身均勻。左右一虛一實,以上下虛實來說,則左上實左下則虛;右上實則右下虛,每個動作皆包含交叉內變與重身交換之作用,合乎人體交叉神經之配合。因此內勁運轉,最重要虛實分清,動步不動身則虛實分清,動身不動手手則被動也。如果動步有動身,即虛實不分清,動身有動手則肩手牽掛欠放鬆,必須以心意為主動,上下相隨,左右相輔,磨轉心不轉週身一家,輕靈圓滑,一呼一吸,一開一合,如長江大海一動無處不動,惟動有以意氣運身,動有程序,似逐波長流自然之態。

(8) 問:太極拳體用基本練法是什麼?

答:如鬆身五法裡是循太極拳最基本之原理,要精神集中,否則神氣渙散,無法收到內練之效。要做到三不動,即頭、手、腳底不動,不管單腳或雙腳都要平穩貼地,動則破壞其完整,手腳是被動而不可動手。動則意在先,意帶氣動,動步不動身。轉動腰胯為先,手隨腰胯而動,所謂命意源頭在腰間。要窮理以盡性,拳理通則拳架通,拳理不通拳架亦不通。內體通外體,能通則無所不通。拳祖說:「體用修成」。能鬆透則千變萬化方能捨己從人,忘我無我之境界而達全身是手手非手。體用方法不能融會貫通,不明鬆身五法內在是太極原理基本之重要性,捨本求末,一無所成,何言體用?

(9) 問:鬆腹,垂臀其意何在?

答:鬆腹關係殊大,腹部是丹田蓄氣之庫,氣沉丹田是以心運氣於丹田,然後便能運轉全身,若氣停於丹田而不運是為滯氣,謂之「脹」,故氣下沉後稍停即轉運則不滯留腹遂鬆柔,久之而有彈性,使氣行遍全身,內氣可斂入脊骨。十三勢歌云:「腹內鬆淨氣騰然」,切不宜氣集腹部,久之則腹部凸出。垂臀,垂臀者即於每一動作中。臀應鬆垂下不可突出,亦不可凹閭,一般教與學者多忽略這要點。鬆腹與垂臀相輔相成,兩者缺一不可否則根浮腰硬,身體失去中心。控制重身達到中定。練有得法可驗上腹部近丹田處,用手指按之急放。必有彈性之感覺。臀收如棉花也。

(10) 問:真正太極精神所在是什麼?

答:明師開導指點一樣,但學習者因心態各異,故其成就有別。真正太極拳道不止練其形,亦要通達其理。為人處世一舉一動合乎道理,學到、練到、悟到、把太極真理融化到人生每個細節裡:不爭名求利,不為私心著想,一生中全心全意虔誠奉獻太極道學,發揚祖師精神,使全世界人類身心健康才是真正太極精神所在。

(11) 問:研練太極拳,每天應練多少套架子?

 答:練架行動應符中庸之道,練要得法。有人說,每天早晚練架子十套,每套架子二十五分鐘。只求量徒耗力洩氣,與真正太極真理相反,這只能多流汗,而達減肥作用,對內體內功內臟運動毫無裨益。余先師鄭曼青遺著有說:「余每晨行功行氣三十七勢,一套架子只費七分鐘」。多練或少練貴在得法為宜。一般學者隨余肯遵循余自修數十年心得和經驗的方法,每天早晚公餘肯花五分鐘時間以一式分化兩動熟練,每步分為二式或三式耐心細心來自修,無一不成功之理也。

(12) 問:有人練了數十年太極拳,為何根底仍然不穩?

答:許多人練太極拳因不得其法,故練數十年仍一無所成。習太極拳者,應向道學求知,然後求理、法、功,先通宇宙與人生之道理,以氣行功當明其法。虛心恆修,久之必漸厚根底,得其法、通其理、守其窮、生其巧。生根與內勁看不見,是不能教的,得其法者根底與內勁是練出來的。練拳行功時週身節節貫串,絲毫沒有間斷,不為空間所制,全身空透,不使彼能牽動於我。虛靜輕靈,猶如深山之蛇,首尾相顧,擊首者尾應,擊尾者首應,擊中背者首尾俱應。隨心所欲,修煉能得成就然後謂之輕靈。譬如二百斤鐵棒,懷巨力者可將之提起,惟以百斤之鐵鏈,雖有巨力不能提起。節節貫串鬆透猶此意也。

學習太極拳道者應明陰陽在拳架與推手上之妙用。陰陽即是太極,太極代表宇宙,宇宙包羅萬象。練拳行功,功架內含整體,內、外、上、下、左、右、前、後皆不離虛實,動靜無間,所謂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陽動陰也動,陰動陽也動。練拳行功要懂此理。心身並練,道技兼修;道為陰技為陽,陽是陰極所生,鬆靜下沉為陰,是守化為基本,不可用自力強取。輕如泰山穩固,不變以應萬變之理。拳祖說:「道體為本,技用末事也」。所以先學到捨己從人,方得隨心所欲。攻守兩字,先得法練到虛靜,然後守必固、攻必取,皆從自然,而能得者為上乘。推手練到不丟不頂,不離不抗。推手程度則先判功架鬆沉,可得貼勁然後產生化勁、蓄勁,到了不化自化,不發自發之境界。

今日世界科技發達,物質文明日趨進步,生活緊張,商業競爭,精神欠安寧,所以多患都市通病。太極拳這古老的運動,普遍受到國際人士所喜愛,練太極拳是那麼普及大眾化,並沒有什麼秘訣,平等公開,人人可練。但練習者患拳弊殊多。

有幾個原則習拳者應遵循:1要尊師重道。2為人誠實無欺。3練功架應慎思覺察。4 要按部就班,不可求多求速成。5要虛心恆練。6要肯照上述自修法。選擇名師指導,千金易求,名師難求,有了名師,練習要合方法,如此沒有不成功之理也。

(13) 問:練武者重武德尤須尊師重道嗎?

答:現今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仁義道德漸淪沒。昔日練武者崇尚武德,尤重尊師重道。但今非昔比,多少學子羽毛未豐便欲高飛,為求自己名利卻忘了恩師費盡心血栽培,甚或違背良心欺師滅祖,既不明尊師重道,更不懂飲水思源,烏鴉尚知反哺之恩,人何其不如?不通理不明做人原則何能立身處世?何以心安理得?騙得了一時騙不了永久。為此維護師道以正人心。凡是同道,人人有責,應以此為共同目標,培養學員德育仁心以振頹風,共衛師道

余習武術與太極拳六十年,今擬退離教務,為普及發揚太極道學,擬以錄音代講授,以錄影代教授,使教學普及和科學化,使太極拳道發揚光大。

黃性賢大師於1992年仙逝於福州,享壽八十有三(1910-1992)

 

徐憶中 融合傳統與現代的鄭子太極拳

太極拳運動是一項投資最少,收穫最多的健身至寶。

 這是我們老祖先智慧累積而成的益壽良方,尤其是衰弱病患者,可以在不增加呼吸頻率條件下,而能達到運動的飽和,有病可治病,無病可強身,沒有職業尊卑之分,沒有男女老幼之別,不需要運動器材,也不需要諾大場地,人人可以做到,人人可以享受;不過當你下定決心以後,必須持志以恆,終身奉行,並且擇良師指導,益友切磋,這實在是勝過萬貫家產的財富。 

首先,我們要知道為何要學太極拳?怎麼學好太極拳?又為何要選擇學鄭子太極拳?對自己先下一個定義,瞭解學拳的意義和目的,才能建立信心,發揮持志以恆,決不中輟的力量,其人必將成器,穫得滿意的報酬。 

今天我們研討「鄭子太極拳」,首先要瞭解創辦人鄭曼青先生生平事蹟及鄭子太極拳的內涵,以及與其他拳術有所不同之處。 

鄭曼青大師是一位曠世奇才,畢生有五藝之長,精通詩、書、畫、拳、醫,世稱五絕老人,幼承明師指導,十八歲入燕京上庠任教,後因肺患嚴重,轉上海市美術專門學校及暨南大學任教,目的在方便求醫治療,終於未能如願,且病情益趨嚴重。嗣經友人介紹師事楊澄甫太師學習太極拳,由於資質過人,勤練不輟,未及一載,霍然痊癒。從茲學太極拳為終身職志,爾後成為大家。 

太極拳是氣功拳術,拳論及行功心解講了很多「氣」字,氣是生命的泉源,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根據科學家報導分析,氣功不僅是預防醫學、治療醫學、康復醫學、而是智力醫學,又說,人類腦細胞僅發揮百分之十,還有很多潛力可以開發,我們如何能協調身體全部組織(準確拳架)用運氣遍佈全身細胞,一定可以延緩老化,增強免疫力,壽長數十年是可以穫致的。 

人體的形成,宛若上天賜予一部與生俱來的「百靈機」,組織經密細緻,除了飲食調節,寒暑適宜外,太極拳是維護這部機器最佳保養工具,祇要持志以恆,按時運作,絕對可以降低他的折舊率,與云:「上醫醫未病」,人類食五穀食糧,要與社會接觸謀生,病痛在所難免,如果你能勤練太極拳,就可以防患未然,減少病害侵襲,這也就是說太極拳比喻「上醫醫未病」之妙方。 

鄭子太極拳套路經簡,易學易記,但是嚴守拳經拳論各種要點,茲擇要申述數點如下:

 一、預備式(渾元樁)完成,起勢生兩儀分陰陽,絕對要分清虛實,然後綿綿運作,無使有斷續處,注意氣合形開,形合氣開。 

二、一動無有不動,由下而上,圓融有致,行氣則由內而外,使之與大氣層鼓盪,鬆沉若行雲流水,似陸地游泳,形成天人合一之道。 

三、美人手是鄭子太極拳強調的特點,全套架式除坐腕、吊手、握拳以外都是以美人手行之,美人手可鬆弛腕部關節,使行氣舒指,推手用美人手黏連貼隨,使對方無法察覺我方動向,此為人不知我,我獨知人之法也。 

四、倒攆猴直步後踩,此乃槓桿原理以退為進,以守為攻之一法,同時丹田之氣可助撐開尾閭,打通督脈甚為至要。 

五、陸地游泳主要是空氣喻水,太極長拳在空氣中遊蕩,無使有斷續處,全身鬆透,隨腰轉盪,兩手切勿自動,如此可得積氣之法,久而溢乎筋絡,達乎骨髓,充乎膜膈,形乎皮毛,達到專氣致柔矣! 

以上作為重點討論,其他鄭公著作內:釋名義、通玄實、去三病、三無畏、心膂並重,勁與物理等等,此處限於時間不及一一討論,請參閱鄭子太極拳自修新法及鄭子太極拳十三篇。 

總之,練太極拳的目的為求健身,療疾、禦侮、終至延年益壽;其方法以鬆柔身心為要訣,這是歷代祖師明訓,至於如何達到鬆沉要訣,不外乎求教明師,切磋同道,勤練不輟,仔細體悟就是了。

來源自:時中學社會訊

徐憶中大師於2023年12月7日下午五點仙逝,(1925-2023)享嵩壽一百歲。

廖禎祥 我對『鄭子太極拳的體驗

我對「鄭子太極拳」的體驗

首先把「結論」說出來以加強各位的印象。從「體」「用」兩方面來講:
一、體:一言以蔽之,似可斷言,超乎一切運動之上,但須得法。
二、用:從「用的原點」來講,拳原是賭命的武術,極言之即是防
身術,有命為第一,非輸贏,當然是「學得來」,請注意「學得來」的內涵。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是先天自然之能,是學不來的。太極拳是極精密的,有如高科技,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不精細嗎?現在再把體用分為「內功」「拳架」「拳術」三方面逐一說明:

第一、內功:人生「活」的兩大事是「吃」和「呼吸」這是最基本的。

本人相信各位都富有醫學常識,必定經常考慮,某種食物的膽固醇高不能吃,或是高血壓應少吃某種東西等。在吃的方面大家有很多禁忌,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人更是如此,不能不說活得很辛苦,吃飯在一天之中不過是三餐,有比三餐更要緊的卻被忽略,在此作一比喻,我已七十餘歲,到目前為止,不論何時、何地,甚至睡覺的時候也片刻都沒有忘記的事情只有一個,我感覺得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那就是「從未忘記呼吸」的事。試問,各位對這麼重要的事,不知道有沒有像吃東西一樣地重視它,有的話,不過以「吸新鮮的空氣」或「森林浴」或「不吸二手煙」等等,無論如何,比較吃的禁忌不過是聊備一格而已。我們東方人考究「元氣」或「這一口氣」,就是十分講究「氣」,這種「氣」不但能貫注於全身經絡,且能透達骨中。

氣之分別有三:﹙一﹚、在體內者乃血氣之氣,是為本,即保持攝氏三十七度之體溫者。﹙二﹚、在體外者,為空氣。﹙三﹚、謂之元氣,乃協助呼吸貫注於丹田,丹田乃氣海,亦為藏精之室,久事養氣,調息於丹田,使精暖而化氣,是為元氣。西方醫學在針灸未受重視以前,似不承認「氣」的存在,中國人早就有經絡之說,尤其是以道家為最,鄭老師在太極拳十三篇中,道及「氣」何其多,以本人管見,鄭老師的太極拳,於體用及理論方面的深切領悟,實已超出民國以來的一切太極拳家。如此講也並非言過其實,如道及「此拳術之體與用,猶影之不能離形者。」﹙自序第四頁﹚,「即太極拳有體斯有用,如不能用則體亦不足言」﹙勁與物理第三十三頁﹚舉此一端也,是可以證明的。

內功最重要的是「養氣」,對於養氣的方法,鄭老師在「鄭子太極拳」第十一別程序,地階有詳盡的說明,即地階為開關達節之運動,第一級是「氣沉丹田」第二級是「氣達四肢」第三級「氣通三關」。
我的心得就是:
人階的舒筋活血之運動,如水電之配管工作,能直的就儘量讓它直,有接頭地方就特別注意把它接好,而且它的內部即管內要空虛,以備通水電的時候使它暢通無阻。
地階為開關達節的運動,好比在電線上通電,或在水管內通水,丹田是氣海,存於氣海的氣,使它通到四肢,這就是通人階一級,二級的管道,由氣沉丹田,而後氣達四肢,在使它的氣通三關。

在心意方面,如何纔可使氣沉丹田,氣達四肢呢?照鄭老師的指示:

﹙一﹚氣沉丹田,就是練氣的初步基礎,丹田位於腹中,低於臍一寸三分,近臍去脊較遠,先之以意導引,氣以細長靜慢為主,緩緩吸入丹田,隨時隨地以心與氣相守丹田,久而久之漸能宿氣,日積月累,直養而無害,是未可限量的,純任自然,不可絲毫勉強,初學者沉氣不簡單,肩稍沉,肘稍垂,氣就可以引至胃脘,胸微陷,背微弓,氣就可以沉到丹田。﹙自修新法別程序第十一、四十六︱四十七頁﹚

﹙二﹚氣達乎四肢,氣沉丹田後,似可由心驅遣,便使氣至胯至膝至踵,這就是所謂「至人之息以踵」,復至肩至肘至腕,四肢關節俱開,然後可達乎湧泉,上可行乎勞宮穴,以至於中指尖,就是拳論所謂以心行氣,以氣運身,可以從事的。﹙別程序第十一,地階二級第四十七頁﹚﹙實習 :『心與氣』沉入丹田並將『意』集中於「大拇指與食指」之圓圈以試『氣』之存在﹚。

茲再複習一下:氣沉丹田有如在「銀行開戶」,開戶後如不領不但本錢不會少,反而日日在生息,不知氣沉丹田就是等於未開戶,不但沒有利息,甚至有時連本錢也會丟掉,丹田好比做發電機,各位已經知道,太極拳運動是「運而後動」的,不是只在動手動腳而已,有發電機纔可發電,纔有電力,更可輸送電力,在人階第一、第二、第三級,配管工作都已經做得極佳,地階第一級丹田的發電機已裝妥並開始運轉,就可以送電了,人階的第一、第二、第三級的配管,非但無缺點,更可貴的是它的轉折處工程也做得十分良好,所輸出去的電「或水」,在二十四小時中不停運轉,更沒有流失浪費,日積月累,養生全真,這就是養氣,行坐處臥不離這,不但練拳時如此,隨時隨地莫不如是,同時它是自自然然,合乎生理條件的動靜,等於整天無時不在練拳,它的效果當然非一般運動可比。

太極拳賴一脈相傳,不能不歸功於老祖宗非常非常傑出的太極拳經、拳論及前賢遺論,至楊家使它普及,「陳微明、鄭曼青二位先生厥功甚偉。」﹙提示陳微明先生攜帶贈台灣新竹望族周敏益先生之「太極拳術」「太極劍」二冊及楊澄甫先生「太極拳使用全書」「太極拳使用法」在台翻印貳冊。﹚至鄭老師更使它的理論架構等發揚光大至相當完整的體系,以上種種皆是經驗之談,而不是只能坐而言而不能起而行的不實理論。八十八年元月十日大陸楊家第四代嫡系振國先生等一行四人,在台北體育大樓演講時,談及現代的太極拳已經不是武術太極拳,以卻病延年,特別注重老人化時代的健身及療效運動,且提及「骨骼疏鬆症」但似沒有點到為何太極拳有效的鵠的,本人深深感謝老祖宗遺留下來,這麼偉大的遺產。

曰:以心行氣,務令沉著,乃能收斂入骨。
曰:腹鬆氣沉入骨。
曰: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

太極拳對骨骼疏鬆症有效,就是在「心氣沉鬆」等使然。 

第二、拳架的基本要求

撇開內面不談,只談軀殼方面,最重要的當然是『根』,根本就是了,其根在腳,大家都知道,特別是太極拳是單重,即用一隻腳,而不用兩隻腳。

腳底:足跗須軟如綿,兩腳平放,足心湧泉穴方能鬆沉塌地,「應不能五趾抓地」。

膝蓋:摟膝拗步,及單鞭等,膝蓋不可越過腳背,與腳尖一直線,膝蓋除上下動外不能左右動搖﹙不然就根浮﹚。

胯  :照本人管見胯宜平,平則旋轉度可至「最大限」,平面亦可縮到「至小點」,其面仍是平,「鬆胯」或「落胯」未免語焉不詳,難免莫衷一是。

腰  :主宰於腰,主宰是主宰方向之遠近、高低、左右也,這是鄭老師所釋示的。﹙太極拳淺說﹚

手指:形乎手指,達乎手指而已,其用之根本在乎腳。

肩肘:沉肩垂肘,這是絕對必要的。

前後腳:後腳實時,前腳切忌完全伸直,反之亦應保持能伸縮。

總之身體要靈活,除心意外,靠的是彈性,太極拳的入門功夫是懂勁,陰陽相濟方為懂勁後,懂勁後才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還要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是何等的困難,此非精密的高科技邪?不過最要緊的,還是紮實的根基;根基不堅固,它的建築只是砂上的樓閣。

第三、論太極拳術

「拳術」原是賭命的,太極拳既然命名為『拳』它是不折不扣的武術,但現代是時代演變了,實質上是太極操,或是太極拳運動,而武術部份已掩沒了,日本的柔道、劍道亦復如此,只有古武術仍保持其原貌。太極拳為一極精密的武術,如拳論所論及:「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全身節節貫串,無令絲毫間斷耳」、「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及「四兩撥千斤」等,雖然是一種形容,但也不難窺見它的精密性,它的練法,若照鄭老師在散手一篇中所言:「散手即散打,無定法。推手大履乃著熟功夫,著熟即是學聽勁,由聽勁而漸悟懂勁。」而王宗岳補論中論及:「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之句。又「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

換言之,違反「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或不能陰陽相濟」的話,都是不符合拳論之定理,似是練不成的,如此精細的功夫,當非短期間內,可以練成功的,比方說先進國家的高科技是經過手工業、基本工業、輕工業、重工業及精密工業等發達而後所達成的,絕非由手工業一蹴而成的,猶如落後國家至開發中國家乃至已開發國家般是漸進的,功夫即是時間的累積,在過去的農業社會裡,人們有的是時間,尚且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大有人在,竟使前哲興歎於拳論之中,可見一斑。

鄭老師在鄭子太極拳十三篇釋名義第一即明示「學太極拳必自學吃虧始,學吃虧之至,適得其反」又於「簡易太極拳淺說」「我之願望」一章,更道及「人未有不得便宜而吃虧者,得小便宜,吃小虧,得大便宜,吃大虧」,或是透露箇中消息。然目前學太極拳術者,概以比賽得名次為目的,在「勝者為王,敗者寇」的大旗幟之下,又何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