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宗師,太極拳

        太極拳是一種身心並練,內外兼修的運動。看似輕柔易學、華而不實,實則無比奧妙、深不可測。五絕老人鄭曼青宗師曾言:『學太極拳是一輩子的事』。

       練一天有一天的心得,練一年有一年的長進。一旦投入,就好比進入浩瀚大海,無邊無際,難以窮盡。但若無堅定的信心和意志,照著經論要點,一步一腳印,紮實苦練,想要一步登天,到達彼岸,幾乎不可能。又若沒有明師指導,徒靠一己之力,容易迷失方向,與太極拳精神背道而馳。

        個人和太極拳的因緣,始於民國六十四年春天,朋友介紹太極拳可以強身治病,我乃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拜師學藝。半年之後,身體果然大有起色,內心甚感驚奇,於是更加勤練。不到一年,既擺脫多年的病痛和藥物。這對沒生過病的人,也許難以體會。但對曾受病痛之苦,卻因而痊癒的我來說,如獲至寶。重要的是,太極拳不只讓我重拾健康,也改變了我的一生。在恢復健康後,我立下一個志願,就是要「把健康帶給需要健康的人」,終身都將為宏揚太極拳而努力。

        民國六十八年恩師 林宣敏老師仙逝後,加上想要弘揚太極拳的心願,我毅然扛起薪火相傳之重任,矢志傳承鄭子太極拳道統(太極拳37式)。首先成立「健身太極拳社」,義務指導學員,並訓練一批又一批的熱心教練,然後派到各社區、學校的教練場,協助太極拳的推展。短短三年,教練場多達廿餘處,學員超過三千人。這是一個艱辛卻踏實的過程,最開心的是看到越來越多人,因練太極拳,而重拾快樂、健康。這期間,教練和學員帶給我的感動,是難以言喻的鼓勵和支持。

       桃園市武術太極拳總會的成立,來自一個想將太極拳推向國家級比賽的看見。這是參加民國79年第十一屆亞運會得到的啟發。當時亞運會在北京舉行,主辦單位破天荒地將「武術」列入比賽項目,項目包括長拳、南拳、太極拳及刀、槍、劍、棍、太極劍等,顯見大陸在武術人才的培育和相關比賽的制定,著力甚深。但反觀國內的情況,連台灣省運動會、台灣區運動會都沒有太極拳項目,太極拳仍停留在觀摩友誼賽的階段,也未具備可行的比賽制度。因此邀約全省有志之士,成立台灣競技武術聯合會及台灣省太極拳協會,並請內政部長 黃主文和省議員 黃木添擔任理事長,積極向省政府爭取加入台灣區運動會。但區運會是政府主辦的綜合運動會,必需由政府委任的各縣市體育會太極拳或武術委員會承辦,無法由民間團體或協會辦理,因此再次協調各縣市成立委員會。這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任務,能讓各縣市願意成立委員會,多虧各界熱心好友、前輩的鼎力相助和支持,最後終於齊備各項資料,取得承辦資格。

太極拳總會,武術總會

        民國 82 年台灣區運在桃園舉行,非常高興首次有機會將「武術」、「太極拳」同時列入區運會比賽項目。但仍沒有一套合乎標準的裁判制度與評分方式,也沒有統一的拳架套路,不得已我乃親赴北京,向亞運主辦單位求援,帶回42式太極拳、劍教材,及有關裁判的各項規定和方法,突破層層關卡,終於符合區運籌備會將運動項目列入正式比賽的要件。一切從無到有,費盡心思,期間也曾困頓、挫折、沮喪,但一想到使命未達,心中便生出無比的勇氣和毅力,強忍身心的磨考,面對各種艱辛,突破難關。

        幾十年來,推廣太極拳路上的努力,雖艱難不斷,但終有了些令人欣慰的果實,其中包含:民國八十三年參加廣島亞運會武術會議。民國八十四年帶領中華台北武術隊參加在美國巴爾地摩舉行的第三屆世界盃錦標賽。民國八十六年帶領國家菁英參加在香港舉行的亞洲青少年錦標賽。民國八十七年帶領國家菁英參加在廣州舉行的亞洲青少年錦標賽。民國九十年榮獲行政院體委會頒發全國最高「精英獎」民國九十一年九月參加第十四屆釜山亞運擔任武術代表隊教練,並榮獲男太極銀牌-詹明樹。民國九十三年八月帶領中華-台北武術隊參加第五屆北京國際武術邀請賽,榮獲女太極金牌-范嫚紜。民國九十六年獲行政院體委會頒發「體育推手」金質獎。而這些獎項和經歷的重要性不在個人或團隊的榮耀,而是太極拳的推廣和制度在國內已然成形,學習風氣也在全國各地生根、茁壯。

        未來,總會除了持續推動各項訓練,深化技術的提升,加強尊師重道及武德的培養,凝聚整體向心力,遵循並弘揚鄭子太極拳道統,也期盼能推動並參與國內外各層級的技術切磋,增加國際間的交流,拓展國際觀,弘揚中國固有文化與太極拳武術精神。

太極團練